明湖承诺
本画廊作品一律保真销售,坚决抵制赝品。
以邮购方式购买本画廊作品,款到二日内即以特快形式寄出。

联系人:王女士
邮箱:18953170999@189.cn
手机: 18953170999 
Q Q:66805124  微信:wjh_1122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高新

 
  书画闲谈

当前位置:首页 > 书画闲谈

秦修平--解衣画红尘
70年代生人,对水墨的认识尚处于浅薄的争议之中,这一点,我和老秦颇有同感。当然,对中国现代水墨现象及走向的关注,嘲弄中也夹杂着些许的困惑,这也正是我和老秦在艺术乃至文化认同上产生共鸣的主要原因。现代艺术是一种精神的感召,它使人摆脱平庸与陈腐,植根于传统笔墨情趣,选择现代水墨的试验方式,这使老秦的艺术一日千里。
老秦的水墨灵气的显现在造型与笔墨悟性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也往往是动辄以逸品自诩的画家的致命弱点。所以,很多所谓“文人”画家站在老秦画前,多为其绘画之本体魅力所征服,讷讷不敢言语。所以我常常对画家说,作为一个优秀的水墨人物画家,必须具备三方面的修养:一,造型。画之为画,形象性为首位,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二,笔墨。水墨画的笔墨审美,并非笔墨本身,而在水墨使用材质的个性所决定。三,文学涵养。文学涵养是一种诗情的陶养,很难想象一个没有诗情品性的人从事艺术;同时,文学涵养还决定一个艺术家的题材视野,而题材的精神内涵又体现出作品的表现力度与艺术含量。
04年开始,老秦对形感的理解已经有了一次质的飞跃。这次蜕变的契机,使他从一个艺术流浪者转化为学院的守望者。在学院里,造型的传统从来就没有打破过,而老秦对造型的敏感使他在学院如鱼得水,让自己的能量可以得到充分的释放。然而,形感的认识往往与画面的形式打架,形感与形式的相互遮蔽是很多艺术家终其一生的困惑。在作品《游园系列》中,老秦笔下的形象基本上做到了形感与形式的巧妙结合,画面有很强的构成与设计感,画家刻意地使人物的动势与静态的背景形成较强的反差,物象造型介于写实与分解之间,让笔墨的语言形象构筑发挥到了极致。就这一点而言,老秦已经渐渐体味到了绘画的意味全在形式之中,但这并不意味着对造型的放弃。我多次与老秦谈到对造型的认识,我们的争议其实也仅仅在于形式与形感的孰占上风、孰处劣势的辩论,不过,这种艺术技巧的论辩我往往是处于下风的,因为对于我来说,这几年的文字欲已经将绘画欲尘封,我已渐渐习惯了空头理论帽子的身份认同。
如果没有笔墨的支撑,老秦的画面的形感与骨法之美将被大大的消弱。他所擅长的中锋用笔往往在瞬间使物象充满张力,却没有丝毫的炫技成分。老秦对笔墨的执着使我陷于了将他归为实验水墨还是传统水墨的两难境地,这如同将他的当代气质与传统身份严格区分出来一样困难,但毋庸置疑的是,老秦的笔墨语言的基点是对传统墨性的控制,同时也输入了一些现代视觉经验的方式。也就是说,他的水墨画功底得益于训练,但他并不疏于对于当代性的思考,他对现代艺术有着一种悟性化的理解。正是基于这个条件,他才成功地突破了关于传统水墨语言现代性的悖论,运用传统媒材创造出近乎完美的个人化图式。可以说,在当代水墨人物界,70之后的画家能够这样熟练地驾驭笔墨与形式者,可谓凤毛麟角。但是,过于成熟的技巧往往也会使艺术家流于油滑的一面,尽管老秦的绘画还没有出现这样的端倪,在此我还是提醒他一句,技术层面的语言营造要适可而止,艺术的大道是要敞开,解除一切的束缚走向自由的表现境地——这也就是解衣画。
对于老秦这样的艺术家来说,历史是事实与印象构成的,而对当下现场耳闻目识的结果使他注意到,他所关注的题材必须符合当代人的精神状态,即便是嘲弄与玩世,也得植根于现代人文的关注。这就说明,老秦从骨子里就是个理性的画家,这种理性表现为题材上是一种独特的视角,即对红尘世态的亦庄亦谐的描述,看似轻松的调侃,实际上却暗藏着一种深刻的批判精神。在作品《游园系列》中,对人物放浪形骸的极致渲染使画面具有强烈的戏剧性,尤其是对现代物质包装下的城市红男绿女那种纵欲的精神状态的成功刻画,使这件作品在画家的艺术苦旅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也正是从这幅作品开始,老秦确定自己的题材取向与风格轨迹。05年的《观鸟系列》、《莲社图之探戈》到目前的创作,他的题材视角基本都锁定在对现场的一种描述,艺术家看似将自己处于冷眼看世界这样一个“他者”的位置,实际上,在笔底人物粉墨登场的背后,画家却表达了这样一个观念,繁华与纵欲的背后,却是人们无法逃避的空虚与冷漠。在作品的表相上,却是随着笔墨而变形的语言的构筑,观者从那种滑稽的形象和动态上又感到了画家的幽默与调侃,但支撑这种感觉的是沉稳的形式,是老秦苦心经营的那种笔墨家园。总之,选择熟悉的题材是艺术之所以成为妙品的重要因素,我赞成老秦的选择。
记得谁说过这么一句话,当下国中,画家可谓多于牛毛,称得上艺术家的却没有几个,这句话我颇认同,这是因为它指出,作为手艺的技法已经渐受冷落,而修养的沦丧使画家往往无法抵达艺术的终点。提倡解衣画,始自庄子,也是我一向的主张。如今,老秦在绘画上已经解决了笔墨与造型等本体语言的探索,但这毕竟还是形而下者,应该向更高的形上境界冲刺,这形上境界者,用舞蹈的语言来比方,就是最自由的身体,蕴含着最高的智慧。回到绘画上,就是解衣画,我期待着老秦的解衣红尘画。
 
 
我们的朋友

更多>>